科技讓行銷零距離 身歷其境新視界
2017/5/29      電子商務時報     點擊查看記者所有文章

記者/謝尚

科技的力量打破了空間與時間的疆界,越來越迷你的攝錄裝備能讓人在更艱困稀罕的場域穿梭,這些聲光畫面帶來的是無以比擬的臨場感,使人不知不覺沉浸其中。根據研究,臨場感可以分為實體臨場感、社會臨場感與自我臨場感,能應用在各個行銷主題中。

彷彿你在這  臨場感的構成

生活中攝錄硬體逐漸普及,體積也越來越小,人手一機的時代讓記錄生活變得更加方便,再搭上分享的風潮,每一顆鏡頭將變成網路上人們的雙眼,使我們能關注雙腳無法踏及的地方,參與無法親臨的時刻。

硬體設備的進步,帶來的衝擊是畫面、聲音質量的提升,精細的畫面與收音將現場細節更加真實地呈現給螢幕前的使用者,同時也拉近我們與影片中人物的距離。而過往的研究可以將臨場感分為三個探討的面向,實體臨場感、社會臨場感與自我臨場感。

實體的臨場感是人認為自己正處於一個有別於現實的環境中,並屏蔽了現實的感官刺激。這個環境可以是一個虛擬的世界,像是遊戲中的空間,也可以是被轉播、投影的現實世界,例如具有高度張力的球賽或演唱會。要使體驗者能更沉浸於其中,則需要高度的專注力與對空間的認知,這點能透過與空間的互動來增強。因此現今的VR遊戲便是使體驗者高度沉浸極好的例子,切斷與現實世界的連結,只專心於遊戲空間中,並有著高度的互動性。

■知名Youtuber PEWDIEPIE玩VR被女友嚇到 。(截圖自/Youtube)

與你在一起   和截然不同的我

除了能夠隨時身處於不同的情境,人們愈來愈希望在虛擬世界的溝通中得知更多的訊息,例如對方的表情、情緒、肢體語言等。因此社會臨場感指的是人是否感覺到和某人真實地存在某個空間中,自己正在溝通的那個人是否真實存在。而現今火紅的直播顯然補足了人們對於社會臨場感的渴望,即時的表情、反應和肢體表現,一再降低了過往遠距通訊中社會線索低所造成的不確定性與模糊性。但除了豐富的訊息內容外,更要使參與者對直播平台或直播主產生情感與認同感,才能讓社會臨場感發揮最大功效。

自我臨場感是將線上的虛擬腳色視為真實自我的狀態,而且真實自我通常會對這個創建的虛擬腳色進行形象的調整,或是個性的修飾。而這種效果通常出現在以角色扮演為核心的遊戲中,反之較不會出現在社群媒體中,因為社群媒體上面對的對象通常是現實環境中已認識的親友,但隨著公開程度越高,則越容易有自我臨場感的現象產生。因此遊戲化的行銷模式較適合運用自我臨場感,例如另類實境遊戲,藉由讓玩家扮演成電影或電玩中的腳色,在現實世界中闖關解謎,能使人們更加投入在行銷活動之中。

■非營利組織 Water.org邀民眾扮成特務參與慈善活動。(截圖自/B.C. & Lowy)